中國最珍貴的契約“寶藏”!歷史學家傅衣凌曾

傅衣凌(1911——1988年),福州人,原名家麟,筆名休休生,歷史學家,中國社會經濟史學的主要開創者。

廈門大學歷史系主任張侃教授(右三)、博士生韓冬威(左一)與永安收藏家安孝義交流永安民間契約史料。

安孝義收藏的永安契約文書。

永安小陶租田契書(安孝義收藏)。

1939年時的永安征收田賦收據(安孝義收藏)。

現在購房一定會與房地產商簽訂購房合同,再到房產、國土部門進行登記備案。那么,您見過民國時期的土地登記檔案嗎?永安市檔案館檔案室里仍然保存著37本的民國時期永安縣(城區)土地登記簿。

這些檔案來之不易,躲過日軍的轟炸,被蛀蟲咬過,幾經周折,留在了永安市檔案館。在古代,購房合同即是房契。與這些土地登記檔案相關的文獻資料——房契、地契依然保留在永安的土地上。

這些年代久遠的房契、地契,也許在您眼里,并沒有多大的實用價值。但是,79年前,歷史學家——傅衣凌(1911年-1988年)依據永安的部分契約,創造了史學研究的“傳奇”。

發現民間契約開創了中國社會經濟史學派

1939年初夏的一天,警報聲響徹在永安郊區黃歷村的上空,群眾紛紛向安全地帶轉移,一位年輕人抱著頭向附近的一座土堡跑去,村莊經過日軍的一陣狂轟濫炸后,頓時火光沖天,硝煙彌漫。轟炸聲停止后,年輕人抬起頭,環顧四周,竟然發現了一個裝有民間契約文書的木箱,心中狂喜不已。這位年輕人就是傅衣凌。當年,他在永安福建省銀行經濟研究室擔任編輯課主任。

傅衣凌在自傳中這樣記錄:“那時為躲避日機的轟炸,在距城十多里的黃歷鄉的一間老屋,無意中發現了一大箱民間契約文書,自明嘉靖年間以迄民國有數百張之多,其中有田契、租佃契約以及其他帳簿等等,我即依據這些契約整理成三篇文章,編為《福建佃農經濟史叢考》一書,在福建協和大學出版,這是我第一次引用民間契約文書研究中國社會經濟史的著作。”

之后,戰時永安發現的這批明清契約文書,成為傅衣凌先生研究并創立中國社會經濟史學暨中國契約學的基礎核心材料,他據此先后寫成了《明清時期永安農村的社會經濟關系》《清代永安農村賠田約的研究》等多篇論著。

《福建佃農經濟史叢考》是中國學者第一次引用民間契約文書研究中國社會經濟史的著作,開創了中國經濟史研究的一條新路子,也是傅衣凌先生開創中國社會經濟史學派的奠基之作。從此,永安黃歷成為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的發祥地。之后,此書被傳播到日本、美國,引起國內外史學界的關注。

傅衣凌,福州人。1927年就讀于福建省立第一高級中學,和同學鄧拓等組織“野草社”,出版自編自印的刊物《野草》。1934年畢業于廈門大學歷史系。1935年,到日本,進入法政大學研究院攻讀社會學。1937年回國,在福建省銀行經濟研究室工作。抗日戰爭爆發,投入救亡運動,任福建省抗敵后援會編輯股股長,主編《戰地通訊》,在地下黨幫助下,宣傳抗日救國,抨擊投降賣國活動。福州淪陷后,移居永安。1939年,任福建省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輯課主任。1941年至1946年,先后在協和大學、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從事史學研究。1950年,回到廈門大學,先后擔任歷史系主任、歷史研究所所長、副校長。他曾是廈門大學文科學術委員會主任、古籍整理委員會主任、博士生導師,還兼任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

傅衣凌學識淵博,主要學術貢獻在中國社會經濟史領域,尤其是明清經濟史。他在研究工作中把社會史和經濟史相結合,吸取傳統學術和西方社會學、經濟學、民俗學的長處,注重民間記錄的搜集,以民間文獻證史,首先利用前人很少注意過的契約文書、族譜、地方志來研究經濟史,既擴大了史料來源,而且能發前人所未發,對明清經濟史研究提出了許多獨到的見解,形成他治史的特有方法和獨特風格;傅衣凌是中國社會經濟史學的主要開創者,在史學界形成了著名的“傅衣凌學派”,為我國培養、造就了楊國楨、李伯重、陳支平、陳春聲、鄭振滿等一大批具有鮮明學術個性、卓越成就的專家學者。

傳承鄉土文化保護契約文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