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樂“千年樹王”:清新大地寫傳奇

樹齡超1500年的南紫薇樹王

紅豆杉王雄姿

●李宣華 文/圖

沐四季清風,享閑適寧靜。今天的將樂是名副其實的“綠海明珠”,森林覆蓋率達81%。在這郁郁蔥蔥的浩瀚林海之中,有兩棵年歲超1500年的古樹巍然屹立,在盡情汲取將樂滿邑清新的豐富營養中,潛心修煉,于年復一年的春夏秋冬輪回中靜聽天籟,花開花落……

蓮花山南紫薇王:齡超1500年,世間罕見

將樂有“紫薇之都”雅譽。境內有三處天然南紫薇古樹群落,總面積560余畝。其中,面積最大的一處在白蓮鎮銅嶺村,面積高達300畝,在一片狹長的天然次生闊葉林中,挺立著500多株野生南紫薇。其次是高唐鎮鄧坊村黃牛商的南紫薇群落,占地200多畝,生長著210多株南紫薇。面積最小的一處在萬全鄉隴源村際頭自然村蓮花山,面積約50畝,有南紫薇47株。歲月在這一株株古老的紫薇樹干上,打磨出一道道滄桑的印記,讓人感慨時光如流的同時,敬畏堅持的力量,敬畏堅守的奇跡,敬畏堅韌強悍的生命力。

蓮花山南紫薇王可謂是將樂紫薇之都的“名門望族”。其圍徑7.7米,胸徑2.44米,樹高29米,平均

冠幅21.3米。據林業專家考證,這棵樹至少已生長了1500年,是世間罕見的一棵“紫薇王”。全國花卉研究權威、北京林業大學副校長張啟翔教授觀花無數,當他見到這棵南紫薇后,贊嘆不已。從當地林業專家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目前全世界都還沒有發現能夠超越這棵紫薇年齡的記錄。

我曾一睹“紫薇王”的真容。只見古樹蒼天,枝繁葉茂,蒼蒼然,皚皚然,巍然抖擻。只可惜,這棵樹實在是太老了,老到自己多年忘記了開花。

當地流傳著陳友諒錯殺胞妹,血染紫薇的故事。據2010年12月參加縣林業局森林文化調查的將樂縣委黨校高級教師肖勝龍介紹:

元朝末年,叱咤風云的農民起義英雄陳友諒,就活躍在離紫薇王20多公里遠的天上崗山麓。后來,陳友諒起兵駐軍蓮花山,要與朱元璋一決高下。他命令手下第一強將溫將軍為先鋒準備北征,令胞妹如花籌集糧草。溫將軍和如花進諫:“天下群雄相斗,我們兵力單薄,不如坐山旁觀,在南方扎穩根基,待機北取。眼下,饑荒已久,糧草難以征收到手,望大王三思而行!”友諒聽了心中不快,說:“趁天下未定,及早逐鹿中原,那能偷懶偏安!不必多言,違令者斬!”

當夜巡營,陳友諒聽得妹妹帳中飄出一陣低語:“溫軍,溫軍,為什么老在我身邊嗡嗡做嬌兒!”友諒聽到這里怒火中燒,心想,難怪他們不肯北上,原來是安于在這荒野中偷情。其實,是他錯把當地方言“蚊子”聽做“溫軍”了。不知這山中蚊子又多又毒,如花被蚊蟲咬得難受信口而說。

一怒之下,他便以“征糧不力,貽務軍機”的罪名,把如花斬了,以此號令將士鼓勇北征。如花知道自己怎么辯解都是沒用的,臨刑前含淚告別哥哥:“請在斬我時留心血流方向:東流西征,北流南征,如此進可取天下,退可守南國。”如花死時,那一腔熱血往北噴去。對此,陳友諒不理,執意北伐,直至決戰兵敗才后悔不已。

傳說的內容,無從考究。不容置疑的是,就在這棵南紫薇王的附近,曾發生過無情的戰爭,山頂的古炮臺遺址便是最好的見證。當地人對草莽英雄陳友諒錯殺胞妹如花甚為惋惜,認為紫薇花就是如花的精靈所化。因此,人們對這些野生紫薇感情至深,如今,周圍還留有一處處保護紫薇的古圍砌痕跡。2014年夏,多年不見開花的南紫薇王“千呼萬喚始出來”,開出了一簇簇粉白的紫薇花,驚羨了無數來客。

龍棲山紅豆杉王:植物王國的“萬木之首”

龍棲偉岸千年茂,沐雨經風萬丈高。

青果玲瓏藏古韻,綠枝蔥翠繞云濤。

采收紅豆相思寄,提取杉醇解病熬。

一睹芳容生百愛,春來將樂舞絲絳。

這是一位游客游覽將樂龍棲山時寫下的一首七律,詠的是龍棲山田角村的一棵紅豆杉王。這棵樹王胸徑2.36米,高37.8米,平均冠幅17.7米。據林業專家介紹,這株紅豆杉王,樹齡和蓮花山的南紫薇王相仿,大概在1580年左右。

1998年9月成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龍棲山,位于距縣城57公里的將樂縣西南部,總面積1.57萬公頃,森林覆蓋率達97.8%,海拔最高處達1620.4米。區內萬畝蔥蘢,名木古樹繁多,被稱為“天然植物園”和“中國東南動植物基因庫”。據1997年版的《將樂縣志》載,龍棲山未受第四紀冰川襲擊,各種植被保存完好,其中大口徑南方紅豆杉群、柳杉群較罕見,金錢松、鵝掌楸、凹葉厚杉、黃山木蘭、沉水樟、閩楠、浙江楠、八角蓮、黑節草等紅皮樹種被列入《中國植物》一書,還有黃山松純林3000畝和厚樸、杜仲、觀光木、伯樂樹、短萼黃連、紅皮糙果茶、樂東擬單性木蓮、野大豆、銀鐘花等珍稀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