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經濟數據農民工可支配收入下降或施壓鄉村消

一方面,城鎮調查失業率平穩下行,折射城鎮就業形勢仍然良好;另一方面,制造業及非制造業PMI從業人員指數下行,折射當前就業環境收緊。二者的背離或恰好折射當前低端勞動力就業流失問題,這與農民工返鄉潮提前恰好相符。具體表現在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人數增速下降及收入增速下滑兩方面。

究其原因,低端勞動力就業流失是長短期因素共同導致:短期來看,受貿易戰影響,新出口訂單流失導致工廠無單生產,其用工需求下降;長期來看,制造業產業結構升級淘汰低端勞動力就業;同時,房地產、基建投資下行導致其用工需求下降,進而放大農民工就業問題。

展望未來,11月經濟數據農民工可支配收入下降或施壓鄉村消費,同時城市中主要由農民工提供的服務價格或因農民工返鄉而上升。

農民工、失業

11月生產、消費均創新低,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有趣的是,盡管經濟下行,但城鎮調查失業率卻表現堅挺,與之并存是媒體報導農民工返鄉潮提前。數據感知與現實感知再次背離,對此本文就這一現象進行分析。

一、農民工返鄉潮為何提前?

2018年4月,國家統計局首次正式公布調查失業率數據,這一數據成為判定我國就業形勢的重要指標。自7月以來,我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由5.1%下降至4.8%;即使剔除季節性因素,城鎮調查失業率同比平穩下降,表明就業形勢有所好轉,參見圖表1。但需要關注的是,從PMI從業人員指標觀察,制造業和非制造業PMI從業人員自8月以來均出現明顯回落,表明當前就業環境有所收緊,參見圖表2。由此,失業指標和PMI從業人員指數向市場傳遞相左的信息,這些信息背離說明了什么?

我們認為,城鎮調查失業率與PMI從業人員指數背離或折射當前就業困難主要集中在農村就業問題方面。具體而言,根據寧吉喆,全國月度勞動力調查采用抽樣調查的方法,通過樣本推算總體,調查抽樣方案設計科學,采用了分層兩階段概率抽樣方法(PPS),并綜合考慮各地區人口規模和居民城鄉結構。全國每月調查約12萬戶,涵蓋家庭戶和集體戶,調查樣本代表性強,樣本覆蓋我國所有市(地、州、盟)和約1800個縣(市、區、旗)。由此可知,城鎮調查失業率主要統計的城鎮就業,并未統計農村就業。制造業PMI從業人員指目前主要生產經營人員的數量,非制造業從業人員則是指在企業工作并取得工資或其他形式勞動報酬的人員。由此PMI從業人員則主要以企業為調查對象,其涵蓋的就業人員即可能是城鎮人口亦可能是外來務工者,而在低端制造業中又以農民工為主。這就可能導致一種現象,即當城鎮就業機會趨緊,農民工返鄉增加時,即會出現城鎮調查失業率下降及制造業和非制造業PMI從業人員下降并存。那么,農民工就業狀況如何?

第一,從農民工就業狀況看,當城鎮就業機會較多時,通常吸引農民工進城務工;而當城鎮就業就會減少時,農名工進城務工意愿也將下降。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以來,我國農村外出務工勞動人數同比增速不斷下降,

其次,農民工就業下降的另一個表現則為收入增速下降。具體而言,第三季度農民工月均收入同比增速較第二季度下降0.2個百分點至7.5%,這一收入的下滑或伴隨制造業、建筑業吸納就業規模下降而下降。具體而言,從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就業行業結構觀察,2017年分別有25%和33%的農民工流入制造業和建筑業,參見圖表4。這意味著,農民工的就業與收入將直接掛鉤于制造業和建筑業的發展。

一方面,從制造業觀察,短期來看,貿易戰催生搶生產、搶出口行為,企業生產活動因訂單真空期而提前放緩,由此導致部分企業春假提前。長期來看,產業轉型升級使低端制造業流出,其吸納低端制造業的能力降低或使農民工就業下降。具體表現在全部就業人員平均人數下降最為明顯的行業中,主要可分為兩類:第一類為受供給側改革及環保影響較為明顯的行業,如黑色采選、有色采選、油氣開采等;第二類則為傳統勞動密集型行業,如紡織服裝、皮革、木材、印刷及農副加工等行業,參見圖表5。從就業分層看,這兩類行業就業下降,擠出的就業多以低技術勞動力為主。

另一方面,從建筑業觀察,伴隨房地產投資及基建投資冷卻,建筑業吸納農民工就業能力下降。具體而言,建筑業從業人員與剔除土地購置費后的房地產投資走勢較為一致,1-11月剔除土地購置費后,房地產投資同比下滑3.7%,連續9個月負增長,房地產開發投資持續走弱直接影響建筑業從業人員,參見圖表6。需要注意的是,基建投資回暖或部分承接房地產投資下滑擠出的農民工就業。

二、農民工返鄉潮提前后?

根據以上分析,建筑業及制造業對低技術勞動力用工需求下降,農民工返鄉潮提前出現。那么,農民工返鄉潮后,對我國經濟又有哪些影響?